my case

I have occupational disease, I am sick of working......for many many years!

Wednesday, June 12, 2019

毒玫瑰--有卡士,但故事好屎!


毒玫瑰


兩大卡士讓我中招。戲無甚可觀!

無雙--再一個寒戰!再一次寒顫!I am one of the usual suspects


無雙

嗯!非常嫌疑……犯了順手挪來的誘惑。

再好的說故事表現,也不是我的考量所在。

對不起!I am one of the usual suspects.


再一個寒戰!再一次寒顫!

好 一個全城防偽的 catchline!

Sunday, May 5, 2019

《水母不會凍結》--推理4★ / 故事4★ 真兇及殺人原由的確出人意表!


《水母不會凍結》
推理4 / 故事4
市川憂人作品,榮獲:
26屆鮎川哲也賞
2017年本格推理BEST10 3
2017年這本推理小說最厲害 10

故事以八十年代科技公司跟國防部合作,開發真空氣囊式水母船為背景,而新型號水母船在試航時發生意外,在封閉的雪山中墜落及燒毀,最離奇的是船體內以菲佛教授為領導的全部六名船員均死於他殺,警方及軍部的查證均認為船體處於完全封閉的狀態下,因此全員死於他殺的情況有違常理邏輯,究竟有沒有第七人的兇手存在,假如有的話,兇手如何實現密室殺人和逃脫?
此外,警方從蛛絲馬跡中發現事故與十多年前一個大學女生的自殺案有密切關連,令真相更形複雜。

本作最大的特點是〝真兇及殺人原由的確出人意表〞,而密室殺人式的設計亦是細緻周密,加上書末附有評審的推選因由,讓讀者能更清楚本作得獎致勝之道為何。

Friday, April 12, 2019

《東京歸鄉》--推理3★ / 故事3★。戰俘營描寫有賣點,殺人手法不難識破。


《東京歸鄉》
推理3 / 故事3
作者鏑木蓮憑此作獲第五十二屆江戶川亂步獎。
二戰老兵高津計畫自費出書,以記述及俳句的形式,回憶戰時在西伯利亞戰俘營的往事,於是找上薰風堂出版社洽談;然而卻在一起海上浮屍案案發後翌日失踪,而浮屍的身份證實是來自俄羅斯的瑪利亞,巧合地曾在高津的戰俘營中當過護士;負責此次出版計畫的楨野英治及其女上司朝倉晶子在好奇心驅使下,從高津的手稿中發現字裡行間將揭露當年戰俘營內日本中尉鴻山隼人被砍頭殺害的真兇名字,雙重巧合的是,接待來日觀光訪友的瑪利亞的人正正是鴻山隼人的男孫秀樹,秀樹亦在瑪行被殺後失踪。
為何六十年前的兇案要等到六十年後才揭開真相?
為何瑪利亞要到訪日本?跟當年兇案究竟有何關係?
為何高津失踪?
高津跟兩起命案及秀樹失踪又有何關連?
如何解讀高津手稿找出真兇名字?
作者採取雙線的方式,由刑警及英治、晶子平行追查真相,推理案情的始末。本書雖然摘下江戶川亂步獎,但作品仍有明顯缺失的地方(在故事完結後附錄的評審評語中有詳細交待)。

我認為本書最大的亮點是以二戰時戰俘營為題材背景,對非親歷戰爭或戰俘生活的讀者,無疑有一定吸引力,類近的而較本書出色的作品是下村敦史的《黑暗中芬芳的謊言》(同樣是江戶川亂獎得獎作),以戰時往中國東北開墾及其後滯留在中國東北的日本戰俘為題材,而且解謎及布局之精微更具挑戰性。

Wednesday, April 10, 2019

《第三類接觸》--科幻電影經典之作


《第三類接觸》
因電視台重播《E.T.外星人》,而急急重溫科幻電影經典作《第三類接觸》。
1977年的作品,是史提芬‧史匹堡故事兼導演的傑作,當年他不過33歲,令人讚嘆!兼且有杜魯福幕前演出,不可多得!如今再看仍不過時。

《檢方的罪人》--理性vs感情。公義違法彰顯可以嗎?


《檢方的罪人》
事不關己,話咁易抽離!精明決斷令人佩服。然而,事關自己,兼且是撕心之痛,悲憤在眼前,甚麼也有可能扭曲,說的是人性和相應的行為。
《檢方的罪人》改編自雫井脩介的同名推理小說。卡士十分吸晴,木村拓哉、松重豐、二宮和也、吉高由里子外,還有山崎努客串,的確有賣點。
先說電影的結局讓我有點意料之外,一般不會讓犯罪者逍遙法外,可是二宮和也飾演的沖野啟一郎在末尾只誓言繼續鍥而不捨,要找出木村拓哉飾演的最上毅的罪證,以彰顯正義真相;於是翌日找來原著對照,發現電影跟小說的結局相異:原著裡最上毅是法網難逃。至於為何小說跟電影有異,不得而知。
故事梗概是:後輩沖野早年在司法研修班時對前輩最上的教導及個人魅力甚為仰慕,其後終於加入檢察官行列並在最上組內任事,因為負責一宗入屋偷竊殺人案,需要向嫌疑人松倉重生取證,繼而發現嫌疑犯是廿多年前一宗女學生遭強姦殺害的真兇,受惠追訴時效已過,對方恬不知恥直認不諱,由於檢察官最上跟受害人有不為人知的關係,唯有在司法道路之外,不惜扭曲事實、插贓嫁禍松倉重生,以復仇雪恨!啟一郎得知內情曲折,全力為松倉洗脫冤情,唯有對敬重而亦師亦友的最上展開對決。
最上陷入法‧理與情感的矛盾對抗,啟一郎亦復如是,「恩師」被囚在拘留所內,而真正雙手沾血的犯人松倉卻逍遙法外,此情此境對啟一郎而言是何等荒謬!
社會現實往往如此,當制度或程序有缺失無法讓公義得以彰顯時,就是人性備受考驗的時刻!違法達義可取可接受嗎?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為何不可?

Friday, February 22, 2019

梵高‧永恒之門-- A peaceful mind had the eternity seen


梵高‧永恒之門 At Eternity's Gate

Vincent van Gogh

A peaceful mind had the eternity seen.

獨對山風雨林,我與天地為一


I am a painter cos I wanna paint and I paint, nothing more or l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