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case

I have occupational disease, I am sick of working......for many many years!

Thursday, July 31, 2014

《鄰鎮戰爭》--妥當地把戰爭「辦」好




《鄰鎮戰爭》  三崎亞記

 

小說裡,

講戰爭卻全沒有硝煙。

戰爭不是傳統意念下的敵我對立的單純打仗!

正如書末所言:戰爭,並不處於日常的對立面,並不跟日常割裂,它就在日常的延長線上。

即是甚麼呢?

是生活的一部分,是商業運作,是城市建設長遠規劃所選取的一個實行方案,是早早訂了開戰日期,更是未開戰已一併決定好停戰日期,是傳統戰爭認知的角度下難以理解的一種「經營模式」。所以,女主角香西瑞希是交戰一方舞坂鎮的舞坂鎮總務課鄰鎮戰爭股的服務員,戰爭只被看作是事務、服務,加以推進;甚至按照上層如鎮長、鎮管理委員會的指示,是一項推廣,通過戰爭來建設城市,因此,昔日戰爭最常標榜的所謂正義邪惡,保家衛國,在這裡完全不適用,這是男主角北原修路由此至終最因惑的問題之一。

《鄰鎮戰爭》所描述的戰爭看似荒謬、天馬行空,其實現實世界正正如此,在國際政治層面,一國的國家戰略往往是十年、二十年甚至五十年的規劃,當中為了國家的利益,常常包含了發動戰爭的選項,仿如書裡舞坂鎮為了振興建設城市而發動戰爭。

美國跟北越在越戰時是不共戴天的對頭,如今為了遏制中國而眉來眼去、大拍膊頭,為共同戰略利益而走在一起。當年的塔利班都是美國接濟以抗擊前蘇聯入侵阿富汗,如今是美國最大的心腹大患了。

故此,戰爭完全是商業事務性,化為一堆代表經濟、效益的呈報數字,突顯了戰爭沒有特殊性,只有事務性,只是日常性。

作者提醒我們:「戰爭,並不處於日常的對立面,並不跟日常割裂,它就在日常的延長線上。」

 

Tuesday, July 29, 2014

《居住交通 – 事物掌故叢談系列》--中國事物通識



《居住交通 事物掌故叢談系列》  楊蔭深著

 除了居住交通以外,作者還有谷蔬瓜果、飲料食品、神仙鬼怪、遊戲娛樂、器用什物、衣冠服飾等等的專項掌故小書,是中國文化通識的讀本。

本書介紹的包括:

(1)宅舍、(2)堂室、(3)齋軒、(4)樓閣、(5)台亭、(6)園圃、(7)廚灶、(8)溷廁、(9)門戶、(10)窗牖、(11)旅寓、(12)寺觀、(13)道路、(14)橋樑、(15)車輪、(16)輿轎、(17)乘騎、(18)舟楫、(18)郵電、

(20)航空,共二十項。

這些都是我們日常接觸到的東西,卻未必清楚它們的分別,例如宅舍中提及舍是專指市居,而府第的第較宅為上級。至於廬,是一種臨時住所,而平常人們稱某某公館,其實公館是舊時公事辦公之所的稱謂,私人住宅絕不能稱為公館,只能是私館,所以,在電視劇集中常見傭人接電話時聲稱某某公館,實在貽笑大方。至於廳,原為為官署聽事之所,亦是公務地方。

這令我想起香港地產商為求樓盤命名富貴堂皇,有咁大就作咁大,讓買家自我感覺良好,於是甚麼御園、皇苑、龍璽之類跟帝王沾上邊的,都樂此不疲地改用,實在有違文字詞彙應有之義。

又例如台和亭的分別原來是:台以高大為尚,亭則以小巧取勝。

至於平常我們經常提到花園菜圃,也有相當分別。原來園本為植果木之所,圃則為種蔬菜之地,,而另一個囿字,則指花園,這類囿不單有植果種花,而且還有禽獸畜養供遊賞的。

那麼門戶的門和戶又有何分別?閱讀之前我是不清不楚的。原來門是兩戶相合,所以是雙扇門,戶是單扇門而已。

總而言之,這套事物叢談系列是不太深的通識讀物(內裡有部分古代原文引用,也頗為艱深的),快者一個長夜已可讀完。

Sunday, July 27, 2014

《今夜不宜犯罪》--故事3☆/解謎4☆。唔怕露底,最緊要扭計



《今夜不宜犯罪》  (台版:不適合交換殺人的夜晚)

 故事 / 解謎   3 / 4        (5☆最高)

屬於東川篤哉的鵜飼杜夫及戶村流平系列。

看台版書名會感覺奇怪,是否穿了橋將交換殺人的關鍵露了底?再想一下,又是否故意誤導讀者而內裡大有曲折?全書閱畢,原來真的是交換殺人的故事,只是作者做了多重設計和誤導,讓讀者出乎意料。

故事以鵜飼和戶村雙線平行發展,大偵探鵜飼受藝術家夫人善通寺咲子委託,調查丈夫善通寺春彥是否有外遇,和房東朱美化身受聘傭工入住春彥的豪華宅第;而徒弟戶村則跟十乘寺櫻往訪櫻的好友水樹彩子,並在她的私人別墅過夜,兩條線同樣遇上殺人事件。善通寺春彥涉嫌殺人並在其後神秘遇害,而水樹彩子的鄰居建築商權滕源次郎亦在風雪夜中被殺害,兩宗命案確實屬於交換殺人的計畫,然而內裡錯綜複雜,隱於背後的時間、身分等因素成為解謎的關鍵……

文字故事倒沒問題,要改成電影或劇集而不穿謎團,有一定難度。


Sunday, July 20, 2014

殺人耳語系列--故事、解謎 3☆- 4☆,異色感強烈。

  



《緋色殺人耳語》  綾辻行人    故事3 / 解謎 3           (5☆最高)

《黃昏殺人耳語》  綾辻行人    故事3.5 / 解謎 3.5     (5☆最高)

《暗黑殺人耳語》  綾辻行人    故事4 / 解謎 4           (5☆最高)

 

綾辻行人的《殺人耳語系列》的異色感強烈,恐怖氣氛濃厚,尤其是暗黑殺人耳語,主角是兩個小朋友,那些隱密的耳語,那些似虛如幻的回憶,讓人產生不寒而慄又好奇的感覺。

綾辻行人被喻為復興本格推王的新本格推理大旗手,比較著意設計特定的環境和條件來展開解謎遊戲,有時過於抽離,看這類推理(島田庄司也是如此)就像理科生沈醉於抽象的物理世界一樣,欠缺了一點人氣和常情。簡單而言,就是味道有點dry

《向密室開槍》--故事3☆/解謎3.5☆ ,不過不失,諧謔風格不標榜恐怖血腥,合大眾口味



《向密室開槍》東川篤哉
 
故事3 / 解謎 3.5         (5☆最高)

是東川篤哉筆下名偵探鵜飼杜夫系列作之一。

整體上無甚新奇突出,離奇失槍事件連結郊外山莊另類密室殺人案。其實故事初中段已隱隱然透露了誰是兇手,只欠如何解畫而已,特別是如何解說子彈數目,成為透視真相的關鍵線索。

由於有美女房東二宮朱美跟鵜飼鬥咀,以及哎吔徒弟戶村流平的拆解案情,配合烏賊川孖寶刑警砂川警部和志木刑警穿插,即使布局及情節不算峰迴路轉、驚險緊張,娛樂性也算足夠。

東川篤哉有其諧謔的風格,不標榜恐怖血腥,合乎大眾口味。

不算突出,也不會沈悶。


Tuesday, July 15, 2014

《如父如子》--血緣、感情,難取難捨



《如父如子》

 

是枝裕和的作品,福山雅治擔當主演。

血緣與感情,那一樣更重要?

福山飾演的野野宮良多是一流大企業的精英,育有一個六歲的兒子,某天醫院告知兒子出世時跟別人的孩子掉了包……把孩子換回來?

沒那麼簡單!孩子不是貨物。

然而,良多很重視血緣,一心要親身兒子回到身邊,可是養了在身邊六年的兒子跟他有很深厚的感情,捨得放手嗎?至少妻子不如是考慮。

兩個家庭先相互聯通交誼,讓孩子彼此熟絡一下真正的父母罷。

戲份,就在於兩個家庭對養兒育女的態度截然不同,良多是望子成龍的一類,對方是親子樂的慈父族,兩相對比就知道那一方更受孩子的歡迎。

如何讓陌生的親子接受自己是一個難題,放棄有多年父子感情的假兒子是更難的難題,良多會醒悟嗎?良多會如何抉擇?

戲中良多怨懟兒子不符期望和相機情節的安排,是最有力的地方……


Monday, July 14, 2014

《推理要在放學後》--故事3.5☆ / 解謎4☆,日常推理兼搞笑,特別適合學生




《推理要在放學後》

故事3.5 / 解謎4         (5☆最高)

 憑《推理要在晚餐後》爆紅的東川篤哉,善於以詼諧的筆觸、日常推理的情節,來開展推理故事,特別適合中小學生追看;例如屬於校園系列的《推理要在放學後》,主角是私立鯉洼學園的高二女生霧之峰涼,時刻夢想成為偵探,並擔負起校園推理俱樂部的副會長職務,因此,每當校園內有離奇案件出現,霧之峰涼都成為破案的關鍵人物。

《推理要在放學後》由八個短篇故事組成,由於是校園故事,因此沒有血腥、狂暴、變態、虐殺等重口味,而每個簡短的故事,都有很細微具心思的布局,十分適合學生跟隨思路,訓練分析力和觀察周遭環境的意識。

記得劇場版是由速水直道演出指導霧之峰涼破案的生物老師兼偵探俱樂部顧問,可惜未有時間收看。

 

《全部成為F》--故事5☆/解謎 5☆,得獎作,融入科學,布局縝密




《全部成為F
 
故事5 / 解謎 5           (5☆最高)

森博嗣憑此作奪第1屆梅斯菲特獎,的確屬於水準之作。森博嗣理科出身,是工學院的副教授,運用科學知識設計故事和布局自然得心應手。

《全部成為F》是關於天才少女科學家真賀田四季的故事,她十四歲時殺害雙親,法庭判定她受多重人格影響而行事,最終未有入獄,然而十五年來自我封閉於孤島的研究中心內,進行科學研究和理論探索。在大學內擔任建築學系講師的犀川創平和學生助手西之園萌繪因緣際會到訪研究中心,卻碰上真賀田四季遭殺害分屍的恐怖事故。最離奇的是現場是一個滴水不進、高科技設限的密室,真是一隻蒼蠅也難以進出,兇手究竟是如何行兇和逃走?而發現四季遭殺害時,正正是所長新藤清二帶同四季的妹妹真賀田未來往探訪姐姐之時,新藤所長亦在四季被發現遭謀殺後不久遇害。真兇顯然仍在島上,甚至在研究中心內。

犀川創平憑藉四季遇害前在電腦內留下的訊息:全部成為F,開始推敲令人萬般費解的密室殺人之謎,真相及整個殺人計畫原來峰迴路轉,亦縝密周詳,基本上令人信服。

故事在推理解謎之餘,亦探討科學探索的本質和問題,科學迷應有額外所得。

Wednesday, July 9, 2014

致青春--堅持與不堅持,結果可以沒有分別



大半年前終於看了這齣在內地勁收了七億多人仔的文藝片,似乎不太合香港人胃口。

以小燕子趙薇第一次執導演筒,成績不錯呀!

片中第一主角是鄭微(楊子姍),講的是她從入讀大學開始至在職場打滾的一段時光,焦點放在青春和愛情上。

鄭微倔強的性格讓她由始至終沒有改變過戀愛的原則,對感情、對所愛基本上不會做妥協,反而她身邊的姊妹和男友儕以致情人,都不能從一而終,為不同的原因放棄了當初的期望,服從於現實,然而卻得不到美好的結果:一個死了,一個去了做教孩子作天才的商業專才,一個做了繼母,都不是原本的人生目標,妥協於現實的考慮,卻沒有換來美滿的結果。而男的更是步步計算,背信棄情,到頭來也出不了好東西。

鄭微呢?原則堅持了,卻不能說他得到了心中的希冀,倔強換來情路的波折,回頭一看,彼此的青春已一去不復返,心身的成熟是最無奈、無法逆轉,要接收和面對的東西。

千帆過後有所覺悟,回頭能否彼此都可以割棄過往,重新開始呢?現實就是現實,鄭微斷然決然地說不!總算對得起自己。

Tuesday, July 8, 2014

《花花飯》--直木賞作品,奇幻物語小品故事

 
 

花花飯》

 


朱川凑人憑此作獲第133屆直木賞,《花花飯》由六個短篇故事組成的奇幻物語,全部主角都以回憶過去的方式述說奇幻經歷。包括:托卡比之夜、妖精生物、摩訶不思議、花花飯、送終婆和冰蝶。

《托卡比之夜》是關於一個原籍朝鮮、移居日本而早逝的少年天浩,化身精靈回村的故事,村民都驚怕鬼魂回歸,其實是小朋友對在生時的一段美好經歷的不捨,故事平常卻感人。

至於《摩訶不思議》,是三個同愛上一個男人的女人去送殯的喜劇。 

《送終婆》是一個關於念咒語讓頻死的人早往極樂的故事,咒語真能咒死人!?這讓我想起往昔一位教佛學的老師,曾經講過有關密宗天眼通、天耳通的異能是真有其事;而他本人也曾經學過這類具有法力的咒語,在危急時救過人。事緣朋友骨骾在喉,事態緊急,他以隔空唸咒的方式幫他將塞在喉中的物件〝消除〞,不記得是消失了抑或推往肚中,總之是解救了危難。真是信不信由你!老師是個德高望重的佛學研究專家,我不懷疑他瞎說胡扯,不過,未真正見過,始終半信半疑。

Thursday, July 3, 2014

《羅斯福遊戲》--半澤班底、劇情緊湊、整體不及半澤直樹





《羅斯福遊戲》

 

是去年大紅大紫、爆到七彩的《半澤直樹》的作者池井戶潤及幕後原班人馬之作,加上有唐澤壽明、江口洋介、香川照之及山崎努演出,相信不少粉絲會慕名追看。

故事講述大公司青島製作面臨破產,而附屬的棒球部亦陷入被廢危機,唐準澤壽明飾演的社長細川充每一集都面對影響公司存亡的辣手問題,需要果斷決定、給公司起死回生,力抗對手五輪的合併收購或陷害,而棒球隊亦為自身的存亡而戰。

《羅斯福遊戲》的類型和處理都跟《半澤直樹》很相似,只是主角由打工仔換成公司社長而已。日劇優勝之處在於集數少,劇情可以緊湊得多,每一集都設定一個幾近必死無疑的高強度難題待解,亦會在當集內解決,絕不拖沓;至於劇集名稱來自美國總統羅斯福對棒球比賽尾段奮力敗轉勝的名言「最有趣的比賽是8:7」。喜歡半澤模式的劇迷應會收貨,美中不足是江口洋介和香川照之的戲份太少,像客串而已,唐澤的發揮有限,可惜!

Tuesday, July 1, 2014

《武士的菜單》--美廚配歷史, 不過不失



《武士的菜單》

 

《武士的菜單》由上戶彩擔當演出,還有西田敏行助陣,故事根據真人真事改編。

上戶彩飾演出身低下的小春,在加賀藩藩主宮中侍從,由於對烹調很有一手,偶而為西田敏行飾演的御廚舟木傳內所賞識,主動向小春提親,希望她能跟次子安信結合,協助他承繼御廚家業。

其實安信最心儀是真正的武士生涯,而非武士族中不太瞧得起的所謂菜刀武士,只因長兄脅故而被迫繼承家業。因此,對烹調的功夫遠未到家……故事的發展自然是小春暗中襄助丈夫,並悉心教導他烹調的竅妙,可惜我最想看的這一部分只是避重就輕處理,沒有精彩的烹調技巧、藝術、傳奇,以致理論展現和發揮。(想起早前賣了北大魯山人的《料理王國》,據知此人對飲食之道頗有堅持及精研,也影響了現代日本飲食文化的思緒,該快快趣一看)

戲中旁及加賀藩朝臣的政治鬥爭,影響及安信的安危,都是一般的情節安排,整體上不算出色之作,對日本美食有興趣的,不妨一看。

譚劍《貓語人系列》--力有不逮, 失敗嘗試


 
譚劍  《貓語人系列》
 
是先看了譚劍的《人形軟件》(其實只看了第一集, 第二、三集放在書架中還未開揭),這套科幻小說的構思和情節甚有創意、娛樂性不俗,也發揮出他的IT背景,因此,在書店中頂不住店主的慫恿,還有譚劍的推介,一口氣將貓語人系列買下來,包括《殺意樹》、《安平樹屋》和《字鬼》,都是以台灣台南為背景。
可惜得很,作者嘗試走靈幻路線,再加年青男女的輕愛情元素,效果似乎十分差強人意。主角巫真和方圓的打情罵俏和性格既不討好,作者的筆觸亦不具那份輕靈的文采,男女主角似是未成長的中學生,多過是現代的靈幻俠侶。
至於取材中國文化的懸幻情節,真係稚亂了一些。如果不太嚴謹地對比,天下霸唱的鬼吹燈系到高出好多好多班。
《人形軟件》好得多多(單以第一集計,二和三未看),譚劍應該專注發展這類題材。